教你学会幽默的名言故事

时间:2017-04-11 10:49:47 情感日志

我曾在公交车上亲眼目睹了这样一幕:一个年轻人整洁的裤子被一位妇女手里的带鱼蹭脏了,妇女却说:“没关系,回去洗一洗就行了!”闻听此言,年轻人回答说:“你抢走了本该我讲的话,看起来我只好说一声,谢谢你啦。”话音刚落,顿时引起乘客们一阵笑声。如果说这位年轻人的态度值得称赞,那么他的幽默则更加令人敬佩。幽默的巨大魅力在于他的“外柔内刚”,泾渭分明的态度以含蓄委婉作为载体,让人在大笑之余有所启迪。这位年轻人完全有理由觉得不快,因为他整洁的裤子被湿冷的脏带鱼蹭脏了,而那个不礼貌的做错事的妇女,居然连一声道歉也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年轻人愤怒爆发也是可以理解的。而他却选择了以幽默的方式给对方一个辛辣又充满善意的批评,就更难得了。

生活中有许多争辩,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都可以用“幽他一默”的办法解决,永不着非得辩出个事事非非。幽默的效果往往要比剑拔弩张的怒目相向好得多。

本文地址: https://www.d5t.cn/zuowen/2628567.shtml

上一篇:只读书不实践往往徒劳无功

下一篇:顽强的意志力需要不断自我提升

“教你学会幽默的名言故事”相关热门
  • 念亲恩,泪满巾

    念亲恩,泪满巾

    尘埃落定。 余悲很长。 春雨也忧伤,落在地上开成满地苍凉。 往事悠长。 以前回到家,门口坐着妈。起身迎接的是妈,张罗打点的是妈,能看到妈、摸到妈,现在再回家,门口不见妈,只能摸着相片在心里默默地喊妈;以前离开家,跟出门口的是妈,千叮万嘱的是妈,

  • 一封没有回音的信

    一封没有回音的信

    回忆往事,总是泪目。 爷爷,您若是能长寿到如今,也许就能有些许的欣慰了吧。迟晚我才懂得,懂得陪伴存在的意义,孝顺带来的喜乐。 很久很久之后,我终于读明白了书,我终于才懂得,可是,遗憾的是,您却早已离开这个世界很多年。 我时常会想起,那些年,您

  • 赡养是一场回归

    赡养是一场回归

    最近,母亲总喜欢给我发微信视频电话,让我有种奇怪的感受:当我成熟得像个大人时,您怎么老得像个孩子般依赖人了? 母亲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不管什么时间,想孩子了就会给我和姐姐打电话,她会说出很多让人听了心为之一沉的话,内心的担忧,都不经过滤地

  • 母亲的烟袋

    母亲的烟袋

    我母亲有一杆烟袋,从我记事起我就没见过母亲离开过它。这杆烟袋有一尺多长,铜烟袋锅,竹烟袋杆,玉石的烟袋嘴。每天早晨起来时,母亲要抽一袋烟才去做饭;每干一阵活计歇息时,母亲要抽一袋烟才能接着干活;每次吃完饭时,母亲要抽一袋烟才能收拾桌子洗碗;每

  • 缅怀,释怀

    缅怀,释怀

    思念越来越薄,只好写下来。有很多事,缅怀才能释怀。 本来跑去多功能厅看环保大赛,找了个座位刚坐下没多久,突然响起的几个音符组成熟悉的旋律钻到我的耳朵里,是杨宗纬的《其实都没有》。记忆就像诺米骨牌,一旦推倒第一张便非倒到最后一张不可。 那是我

  • 写给父亲的信

    写给父亲的信

    小的时候以为一切都会快乐无忧,生活 学习都会快乐,那种生活是我牵着你的手是我骑在你的脖子上。是我可以依靠的肩膀。是我这一生可以依靠的人 诶!爸爸你会一直陪我吗 做我最坚实的大山,陪着我长大。那些无数的问题无数的话语都说父亲听,父亲啊 只是看着我

  • 父爱

    父爱

    都说父爱如山,每逢我面对这个话题的时候,就总是让我去沉思默想。其实,我明白沉重的父爱是什么,又有着什么样的内涵。那不是物质,不是金钱,所能够媲美的!那是一种责任,一种寄托,一种传承,一种精神的使然!那是要把心中那份沉甸甸的爱,一点一点的都给

  • 你难言、我亦难言

    你难言、我亦难言

    你家里有弟弟吗?如果有,你的弟弟是个什么样的?他是否快乐? 我有,但是他不快乐。他满腹才华不自知。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写下以下的一些文字。我希望更多人的人喜欢他的文字。看到他的寂寞与才华。 在他十八岁的时候他写下; 哎、咱得知趣、哎、知趣不容易

  • 奶奶

    奶奶

    我的奶奶,她今年八十有余。 她因为前两年胯骨粉碎性骨折不得医治,更因种种恩怨,如今一直躺在养老院里。 我于2018年5月11日写下对她无数的牵挂与哀叹。 这几夜梦里醒来的时候,又开始想到奶奶的指甲有没有人给她剪,所以早上到了公司楼下的时候,就给养老

  • 清明给父扫墓

    清明给父扫墓

    还有十八天才是我国传统的清明节,为了避开人群高峰,今晨我和妻子早早赶往涂山公墓,提前给父亲扫墓。初春的早晨空气清新,微风习习,到处弥漫着花的馨香。太阳也比冬天的时候勤快多了,六点多一点儿就已喷薄而出。 对父亲的记忆就像这春天一样,总是那么和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一说起母亲,就会想起父母昔日的艰苦岁月。父亲走了快四年了,母亲也年近八十,一口假牙,满头银发。 每次母亲向我们提起当年的生活,她都会眼含热泪说:那时候,太不容易了,不知道怎么把你们带大的,唉! 我知道父母为我们兄妹费尽心血,含辛茹苦抚养我们长

  • 我的姐姐

    我的姐姐

    我们五个兄妹,两位姐姐都已半百有余。几年前,爸爸还在的时候,每次生病,都是姐姐她们第一时间送爸爸去就医,忙前忙后,排队买药。端水、送饭、喂饭,细心照顾,才使爸爸一次次转危为安。我说:姐姐,你们辛苦了,爸爸全靠你俩服侍! 。姐姐说:原来父母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