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除妖师:双面二小姐小说 月天珞星羽小说叫什么

2019-01-15 15:39:19 d5t.cn 小说
动态网为您整理了关于极道除妖师:双面二小姐小说 月天珞星羽小说叫什么的相关内容包含(除妖 小说 星羽 极道 双面 小姐)等,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一起来看看吧!
极道除妖师:双面二小姐小说 月天珞星羽小说叫什么
极道除妖师:双面二小姐

《极道除妖师:双面二小姐》 第11章 川云学院 免费试读

在北仑大陆南侧,星锋王朝与星月王朝交接地界内被五座山峰隔绝着,此地界就被称为五峰山。

五峰山有着著名的五座山头:泣女峰、无涯峰、一线峰、落霞峰以及雪峰。

川云学院就坐落在无涯峰的半山腰。

这里群山环绕,形成天然的保护屏障,若不是本学院的学生根本就找不到进去的路,安全方面算是一顶一的好。

川云学院隶属于除妖师公会,每一年都会有丰厚的赞助费拨下来,所以哪怕常年招生稀少,这学院依然存在。

月天珞为何要来这么一所学院呢?那时因为她透过预言术发现了一样传说中的至宝,而这至宝恰巧在这学院内。因此她舍弃了一等学府,选择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学院学习。自然,这其中和月雨潼的交谈不下于十几次,只是每次都被月天珞坚定的小眼神所打败。

“珞珞,以你的身份,哪怕要学习可以去你姐姐就读过的星峰学院啊,那可是王室资助的学院,所有的学习修炼资源都是最好的啊!包括老师,有娘出面,一定能请到拓跋大师当你的老师的。”月雨潼皱着眉头,她有种错觉,自从这孩子生病痊愈后,所有的想法都是天马行空的,她甚至越来越不了解她了。

“拓跋大师?”月天珞的小身板一僵硬,她怎么可能忘了他?

拓跋天启,她前世的恩师,教导她足足三十年,只是最后,在一次猎杀妖魔的任务中壮烈牺牲,为此她伤心了好久好久。亦师亦友般的存在,她怎么可能忘了他!

可是,这一世,她不能再像温室里的花朵般存在,哪怕不能与恩师相逢,她也相信,在很久以后,她还是会有机会再次认识他的。

“怎么样珞珞,要不要重新考虑一下?”月雨潼关心的问道。

月天珞摇了摇头,缓缓道:“娘,你也知道我没有觉醒九天神狐,在帝都待着,我感觉很不舒服。如此不如让我远走他乡,我相信在川云学院里我也能很好的学习的。而且那里不会有人认识我,更不会特殊照顾我。”

“珞……”

“娘,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替我好好想想,换做是你,没有觉醒九天神狐,没有了大祭司的继承资格,再留在帝都的星峰学院,对我真的好吗?”

月天珞打断月雨潼的话,小脸真诚的说道。

月雨潼没有再说话,而是双目含泪地看着月天珞,半晌,哽咽道:“可是你还那么小,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我、我不放心啊!”

“娘,这不是有钟叔何吴妈送我去嘛,你放心,我安顿好就让他们带信回来。毕竟住校后,随从是不能陪读的。再说,出去后我就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月府小姐了,我想一切从头开始。”月天珞扑到月雨潼的怀里撒娇道。

“傻孩子,你才多大,说什么从头开始。既然你想成为除妖师,去川云学院学习,也并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答应娘,让月府暗卫跟着。至少他们能随时向我汇报你的情况,不然,你一个小孩子去那么远的地方,我不放心。”月雨潼一边轻拍着月天珞的背,一边说道。

月天珞闻言后背一僵,这不是变相的监视嘛?这和她设想的独立自由完全不一样好不好?

“娘,你让月府的暗卫们跟着,恐怕最多到五峰山脚下,学院里是进不去的。”月天珞觉得月雨潼对川云学院的了解比自己还少,不然她不会提出让暗卫们跟着。

“那很容易,让钟叔和吴妈在那附近置办一所房子,作为你在学院外的住所,月府的暗卫们可以在那里生活。至少能够就近照顾你。”月雨潼想当然的说道。

“噗嗤”月天珞没有忍住笑了出来,“娘,你还不如说让我把月府也搬过去呢!”

“是啊,为了你,没有什么不可以。”月雨潼闻言当真煞有其事地思考起来。

“打住,娘,你一心为朝堂,从未深入了解过各个除妖师学院,你也许不知道,每一所学院都有自己的院规。去了学院就不再有什么公子小姐了,哪怕你的身份背景再高,在老师的眼里只有学生这一个身份。再说了,云中神殿的大人说过,既然是学习,就不要再有旁的东西。五年的学习可是封闭式的,我想尽我所能做到最好。哪怕没有了月府二小姐的身份,没有了大祭司继承人的身份,我还是我自己啊!”

月天珞一股脑儿的说了一堆,甚至将雪阡宸搬出来做挡箭牌,再说不通,她只能故技重施,先跑了再说了。

月雨潼依旧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月天珞的背,久久不语,直到月天珞的瞌睡都被拍出来了,头顶传来一声重重地叹息。

“唉,我怎么突然觉得珞珞长大了呢?明明还是半大的孩子。既然你做了决定,还有那位大人……那我立刻派人将你爹叫回来,这件事至少得让他知道。”月雨潼看着月天珞认真的说道。

“娘,你不是说爹被君主留着么,你就算派人去了,他会回来吗?”月天珞打了一个哈欠,其实她心中也是无比想念爹的,可惜重生以来,一直都没有见着。

“如果不行,我就亲自去,我就不相信带不回你爹来。伴君如伴虎,你若是真的不能继承大祭司的职位,也许还是好事。”月雨潼在月天珞的额头落下一个吻,眼底闪过一丝戾气。

“娘,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家放弃大祭司的位置?”月天珞突然开口道。

“嘘,这种话不能胡说,这是祖制,岂是说变就变的。”月雨潼被月天珞的说法吓了一跳,只当是童言无忌。

“可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何每一任的大祭司都不是王后,君主都是另有他人,这样子的话,昔日的太子们为何还要娶大祭司?仅仅是因为九天神狐和预言术吗?”月天珞觉得之前不曾想过的问题,现在想起来都是问题,没准弄清楚了,还能发现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