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爱当年》李菲冯厉全文免费阅读

2019-01-15 15:38:24 d5t.cn 小说
动态网为您整理了关于《缠爱当年》李菲冯厉全文免费阅读的相关内容包含(李菲 冯厉 缠爱 全文 免费 当年 阅读)等,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一起来看看吧!
《缠爱当年》李菲冯厉全文免费阅读
缠爱当年

《缠爱当年》 第017章:旺盛的张亮 免费试读

张亮“旺盛”之前,对我是非常反感的。

所以,当他不再鄙视我,而是带着那种微微有点色的眼神看我的时候,我并不反感,而且微微的还有种小自信……

因为不管怎样,我们之间不再是那种敌对状态了。而且跟他处理好姐弟关系,付香芹也会很开心的!

以前张亮对我的讨厌可是整天整天都写在脸上的,付香芹也能看到,她也是无奈的很。而现在他那种鄙视的目光弱了。

这怎么会不是好事呢?

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当一个人被欺负惯了之后,对方忽然不怎么欺负自己时,都会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那刻,我就是那么种感觉。

他不再见了我就跟见了愁人似的,也不会见了我就急匆匆的想“撇清关系”似的跑开,更不会跟同学一起咒骂我了。

此时此刻这种略显不正常的状态,总比以前的敌对状态好。

他看我归看我,总不至于做什么过分的事儿吧?

但是,我的想法,明显的还是天真了……

我发现,晚上给张亮辅导作业的时候,他会离得我很近很近;有时候那手会放在我的腿上,但是不会摩挲只是看似“随意”的靠过来一放。并且,一副“专心致志”听我给他讲题的模样。

慢慢的,日子长了,见我不怎么“拒绝”他后,他又大胆了一些!开始,有轻有重的揉捏起来。

尺度越来越大,动作也越来越放肆。

我觉得我再不加以控制的话,他可能会精虫上脑的吃掉我!

所以,在一次辅导的时候,我选择了反抗。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一边“听”我讲习题,一边将手放在我大腿上。

“干什么……”我有点受不了的轻轻推掉他的手。

“傻李菲,碰碰你怎么了!?”

他高了个调的喊了一声,手又伸了过来。在他眼里,我就是学习再好,也是那个傻李菲……

“那你也不能这样啊……我都不能专心给你讲题了。”我攥住他的手说。

“我就这样!”他说着,直接的又抓住了我的大腿。

“你放开啊。”我大声说。

“砰”,门开了。

“你俩又吵什么呢?”付香芹推开门,没好气的问。

张亮一脸“正常”的模样,手都没从我腿上移开的说:“没事啊。”

“李菲,怎么了?张亮是不是欺负你了?”

付香芹瞥了一眼张亮的手;但是,她眼光里别说是摸我大腿了,就是掐我脖子,她都不会乱想的。

我们这是姐弟关系啊……搁哪个母亲身上会乱想?

但是,我能知道张亮绝对不一样,那眼神、那举止,在父母面前和在我面前的时候,判若两人。

“没事……”我说着轻轻的松开了他的手。

“快讲。”他手放在我腿上说。

我蹭一下站起来,“我站着给你讲吧。”

“你咋不飞着给我讲啊?”他很是横横的说。

“爱听不听。”我使气的说。

“你过来坐下!”他指着我的板凳命令说。

我把课本往怀里一抱,微微的打量着他。

他虽说旺盛了点,但是还不至于达到那种所谓的情圣或者“老手”的地步吧?

“看**嘛?”

他那会正发育,一脸的青春痘,跟个小癞蛤蟆似的,特在意别人盯着他的脸看。

“张亮?”我微微眯了眯眼继续盯着他问。

“干什么?”他脸微微有点红了。

“你…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滚!谁喜欢你这个小**!”他很是扫兴的一摆手说。

听他骂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对他的话已经条件反射性质的左耳进右耳出。

看他那副没得逞的样子,也觉得这张亮进入青春期之后,不止是嗓音变了,性格也变的蛮好玩的了。

“你这是情窦初开了吗?”我笑眯眯的就坐到了座位上,继续盯着他问。

他这会还真紧张了!

我可不能放过让他妥协的机会,继续施压道:“如果你喜欢我的话,我可以让你碰两下的。”

我说着将腿往前一伸,我打赌他绝对不会碰!

“谁喜欢你!?”

“那我们学习吧……”

他没有再碰我的腿,可是并不代表他那旺盛的心衰弱了。

张亮不会在付香芹和张警官面前表露出任何一丝的不满,甚至还会说我辅导的他好。

见我们姐弟相处的如此“和睦”,他们自然是笑灼颜开。

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张亮的心思里有种很强烈的欲望就快要掩饰不住了。

初三下学期的一个星期六上午,付香芹和张警官是没有节假日的。他们上班之后,我起床去阳台找我的**,但是没找到。

阳台向阳,而张亮的卧室也向阳。站在阳台上是能看见张亮卧室的。

我隐约的透过他卧室窗帘的缝隙看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晃动,于是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

透过窗帘几厘米的缝隙,目光正好落在他的秘密上!

张亮那刻正躺在床上,拿着我的内内,包裹在他那,上下的翻飞……

我脑子顿时就跟炸开了似的!

一路悄悄小跑到自己的卧室,心慌的了不得。见过男人和女人一起那个,可是没见过男人自个儿那个,而且,还是拿着我的那……

这个张亮,是不是疯了。想女人想疯了?还是,还是想我想疯了?

都有!

想女人!也想我!

只是不知道他是因为想女人之后才想的我,还是因为想我之后才想的女人……

这东西,这男女之间的感情,第一次让我觉得如此棘手!

“吱”的一声,我听到他卧室的门开了。

我赶紧的微微敞开了一条缝,看见他攥着我的**就往阳台上跑!这家伙!竟然洗都不洗的直接挂上了……

青春期的男孩就那么大胆?

忽然之间,我觉得问题似乎严重了。比我想象的严重的多,他确实不是个孩子了。

他回屋一段时间之后,我听见他玩电脑的噼里啪啦声之后,走出卧室去了阳台拿我的**。

此刻他的窗帘已近全拉开了,余光瞥见他正回头看我。

我装作很正常的拿下那些衣服。回到卧室,赶紧的两根手指夹着那个**,从一堆衣服中间拎出来!

极其恶心的扔到了地上。然后,锁上门时候,从文具盒里拿出两支笔一点点的翻动,看看有没有被他弄脏。

没有弄的很脏,但是仍是有少许未干的地方。

“砰砰砰!”他敲门了!

我一脚将**踢进床底,整理整理自己之后,一脸平淡的打开门。

他眼神有点鬼祟的瞅了瞅我。

“干什么?”我皱眉问。

“我饿了,给我做点东西吃。”他说着眼神却在我床上那堆衣服里乱飘。

“你作业写完了吗?”我问。

“没呢。”

“写完作业再吃东西吧!”我说着砰一下就把门关上了。

换做以前我可能会对他言听计从,但是现在我可不行,要是言听计从了,他一定会踩着鼻子上脸的吃掉我。

我现在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姐姐是不能“侵犯”的。

……

每个年纪都有每个年纪的烦恼,青春期的我的烦恼就是男女问题了。要是问我有没有什么心上人。

我有……

陆厉。

虽然三四年都没见他了,但是,那种纯真的东西却一直没变。时间会淡忘一些东西,但是也会加深一些东西。

我总是在很多夜晚做梦梦见他,然后,他会冲我喊着一句句:“李菲,你跟我走啊!你跟我走啊……”

但是,我身后的付香芹却轻轻的牵着我。

我不知道这些年他过的是好是坏,我只知道在青春期,情窦初开之后,我内心里的那个王子就是陆厉。

很多次很多次,我都会回想那个下午,他将指环戴在我脖子上时的情景。那眼神、那细腻的动作、轻声的话语,等等……

我或许是天真了。

但是,我喜欢那种天真的感觉。

感觉自己就跟个另类似的,在应该纯真的年纪很成熟,而在成熟之后,却又那么天真的想着他。

但是,对于张亮。我是没有情爱观念的。

他从来没有保护过我,从来没有呵护过我,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瞧过我。

他的嘴巴对向我的时候,永远不会出现像冯厉那样认真的声音。

总是“臭臭”的,并不让人多么舒服。

……

我将他“用”过的**,用方便袋装了起来。

跟着警察过日子,怎么也是学了点东西的。

不过,我不知道该不该出示证据,我不知道张亮脑子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对于青春期的男孩,我又不懂。

但是,我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能不了了之。

所以,我要出示。

不对付香芹出示,也要让张亮知道。

中午付香芹回家给我俩做饭,吃着饭的时候,我瞥了一眼张亮,张亮正低头吃着饭。

我冷不丁的说:“妈,你给我点零花钱吧?”

“嗯?要钱干什么?”付香芹一边吃一边问。

旁边的张亮也没怎么在意的大口嚼着菜。

“我想买几件**。”

“噗!!”张亮直接喷饭了。

“你怎么了!?”付香芹赶忙放下碗筷的问。

“没事,嗓子疼,我吃饱了!”他放下碗筷的就跑了。

付香芹摇了摇头,不知所以然的答应我之后,继续吃饭。

……

中午付香芹早早的又去上班了。

我从床底下,拿出了被他蹂躏过的**,背在身后轻轻的敲响了他的卧室门。

他慢慢的拉开门,“干什么?”

“作业写了吗?”

“没。”

“需要辅导你吗?”我问。

“嗯……”

他狐疑的让开半个身子,让我进去。

我将“证物”偷偷塞进了后腰内,便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