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神庙逃亡

游戏神庙逃亡

  • 游戏童年

    夏天快来了,久违的好天气,风和日丽,空气清新,又恰逢星期天,一切都刚刚好,去公园走走逛逛都十分令人心旷神怡,嘴角不禁带笑,在鸟语花香中看着草坪上大人带着孩子在放风筝,好一副欢乐无限的美好画面。听着银铃般的笑声,仿佛自己也回到了幼时,那些幼

  • 逃亡

    时光的钟摆在心里滴答滴答的晃着,搅起莫名的烦燥和无奈。已经有多久了,似乎很久很久了,久到心荒的如荷根的淤泥,从最底处透出一丝丝的腐味;似乎很近很近,近到呼吸里还有你浓浓的味道。 世上最寂寞的莫过于曾经爱过现在还爱着的人站在你面前,透过他无所

  • 游戏

    她是个善良的女孩曾经无数次幻想着自己的爱情 他是个单纯的男孩他渴望爱情 她只是个爱玩的女孩 他却是个极易相信别人的男孩 她从没想过要伤害他 可她却开始了这样一个游戏 她说我喜欢你 他信了 然而 游戏开始了 她想退出 却不知这是两个人的游戏 久之 她已无

  • 爱情不是游戏,谁都玩不起

    认识你 爱上你 了解你 看穿你 并不简单 离开你 失去你 忘记你 我又该怎么办 原谅你 放纵你 包容你 疼爱你 其实不难 背叛你 隐瞒你 报复你 不是我不敢而是不会 爱情不是游戏,谁都玩不起

  • 小时候的故事——游戏

    我属马,大院的孩子们通常由我指挥干这干那。有些家长玩笑的叫我害群之马。足见我们的不安分。我们一群孩子每天从日出到日落,不知疲倦的重...

  • 无聊来游戏

    接上面!我要做那对面第六人,送你杀人二十层,我要送你做超神,要做那无敌的盖伦,要做那全场鬼魂!我是深坑请别骂,我要顶塔我不怕,我要...

  • 游戏

    为什么我喜欢码字呢?那是因为我认为写文章就像玩游戏一样,是比较开心的事。如果叫我正儿八经的写写东西,可能我怎么也写不出来,我也知道...

  • 卷毛逃亡记

    (一) 一阵凄厉的惨叫, 卷毛又遭到了群狗的撕咬。 它抱怨着无人关爱, 决心从大铁门下逃掉。 它扒开了挡板, 铲子似的探出去头, 把身子卧倒, 伸出去的头像螺帽, 往地面微绕。 身子拱的似桥, 又像把勺子,来回的舀。 匍匐前行, 不时抓挠。 真怕会擦起

  • 游戏人生

    时间 是一把刻度标尺 融进了生活的点点滴滴 只有他该有的样子 没有丝毫掺假的成分 世界 仿佛一个大熔炉 炼化着这一切的生灵 活的,死的,残的 只有无情的哀嚎 美好 仿若失去了它的本真 感动的 也没有了具体的摸样 剩下的只有 金钱,名利,虚荣 呵呵 这就是现

  • 上帝的游戏

    吝啬的上帝 你给了我对死亡的憧憬 却不给我面对死亡的勇气 你给了我对人性的厌恶 却不给我执掌杀戮的能力 你让我看尽了相遇别离 却不让我修出冷血的自己 喔 还远不止这些 慢慢来 我们一起享受 这上帝的游戏

  • 游戏

    一切都是游戏 你我在游戏中沉迷 时常凄然痛苦 兴奋狂语 无有而得到 得到而失去 曾经爱得天翻地覆 何时变得无情无义 谁在牵引着情绪 少时盼望长大的自由 长大怀念少年的无忧 悻悻然白了头 怅看生命如江水 直往西流 可以消灭一路的怪兽 却仍然在岁月的魔手 主

  • 逃亡

    风雨踊跃捐款赞助 黑暗超强度加班加点 草民的集体逃亡 拔地而起 在原野中间 人善长阳谋的脸孔 又粗壮了 分叉伸展出 千奇百怪的堂皇 像殿堂上琳琅满目的表演 抓在手中 却总是石头的冰冷 腐木的枯皱 开花结果 远没成熟 就已进化成人样豺狼 超历史最凶猛最残酷

  • 看孩子们蹦远游戏

    看孩子们蹦远游戏 为了比赛灰头土脸 为了争胜汗流满面 为了超越面红耳赤 蹦远都这么兴趣盎然 确定赢了就很厉害 无奈输了就很失落 只要是孩子们喜欢的游戏 他们总是投入极大地兴趣 乐此不疲,极为卖力 凡是孩子们不喜欢的事情 他们总是全力推辞,唯恐粘上 以

  • 游戏

    总是玩着单机版的游戏 也能每一次都战胜强敌 把身边的所有完全忘记 只是和自己在比试高低 同一个战场同一群顽敌 同一种方式同一个道理 随手间让对手一败涂地 这种战场没有一丝新奇 幻觉的沉醉把现实逃避 已然生活在虚幻世界里 我摆脱桎梏却无能为力 只能在势

  • 每天游戏都在上演

    每天游戏都在上演 其实演员就在我们身边 真真假假 演出了人间冷暖 虚虚实实 演绎着离合悲欢 不要看不惯 那一张张复杂多变的脸 总之 自己的戏还需自己来演 不要想当然 地球不会围着我来转 既然不是太阳 就不要求得多么地耀眼 不要太在意 自己是主角还是配角

  • 轮流逃亡

    沉睡的夜 黑了天 点点繁星孤独的游荡 人类去了梦乡 光明的世界逃亡何方 分不清山岗,瞧不见海洋 我站在黑夜的肩上 独自彷徨 找寻梦...

  • 逃亡

    孤独的灵魂 长满了迷茫与忧伤 负累的脚步 开始向亚马逊原始森林逃亡 猴子在头上乱窜 地上的毒蛇目露凶光 颓废的躯体静静地倚在大树旁 聆听各种鸟儿在空中歌唱 一阵喧嚣蜂拥而至 遇到了食人族 头脑中平静地想到了一千种死法 麻木的心却没有丝毫恐慌 食人族停

  • 做游戏

    树爷爷又换了一身衣 清新碧绿 鸟儿藏在茂秘的枝桠里 听他和风说的秘密 小伙伴常青藤似的 缠着我和树爷爷 欢呼着做游戏 我们抱不住树爷爷粗壮的身体 小黄狗热情的凑上了四腿 高举起尾巴 宣告着胜利 厨房里升起青烟缕缕 聪明的馋嘴猫 在奶奶的脚边嚷着帮忙 一

  • 人生一场游戏

    今夜 眼睛一闭 明日 继续努力 毕竟 人生就是一场游戏 要一直进行到底 无论是风霜雪雨 还是炽火霹雳 它们都是游戏中的敌对火力 需要我们尽全力搏击 如果主角是你 那么那些能让你 心动的两万个角色里 有多少能与你取到交集 可惜 这场游戏中无法作弊 错走了一步

  • 爱情不是数字游戏

    一一献给520这天的恋人们 汉语的博大精深 实在是了不起 能把普通数字的组合 赋予了不同的含义 就数字而言 没有别的 而汉化的数字 却有了别出的新意 如果数字若真的 能把爱来演绎 那就奉劝那些爱恋之人 不要把爱情当成了数字游戏

  • 逃亡

    大地的儿子在喘息 大地的儿子在死亡 寒风 有一阵寒风 在我头顶兴奋的舞蹈 枯叶飘零 有孩子爬上树顶叫喊 我诉斥冬天 并且开始寻找机会开始逃亡 桌子上的钢笔告诉我 诗人要死了

  • 屠杀鸟的游戏

    屠杀鸟的游戏并非故事 子弹退膛 弹性的弓装着势力的能 黑石背着瞄准 于是语言的歌唱家成为 射杀的对象。 拆卸鸟的事物无疑关乎一个 相反的向度 鲜血,呼吸,声音,活体 活灵的字飘离生命的记忆 如黑手党向东方谋杀 应声倒下的是太阳的光明。 关于枯枝树叉武

  • 一个人的苦一个人的游戏

    秋风凉了心意 黄昏里天下起细雨 夜色像心一样沉寂 是雨浇醒我的痴迷 是你改变了天意 风花雪月情难依 怎么才能忘记 往日里那心中的你 刻得太深记得缜密 痛苦是你给的继续 别了年华已失去 何时空心留半滴 一个人的苦一个人的游戏 是谁赢了一个人的零乱 将山盟

  • 异常游戏

    (一) 雾常年抱着村庄 白灰,白灰色 站在眼睛里 也看不到有人 (二) 厚脸皮的人 勾勾手会害羞 看一眼都脸红 (三) 一阵雨 一阵风 一片草原和眼 看见了 从前就从前吧 现在好一点 (四) 太阳升起 收拾好行装 一步一步朝太阳靠近 没有什么就追求什么 得不到

  • 游戏

    游戏让人迷茫, 游戏让人兴奋, 时间流逝飞快, 却什么也没做, 开心后却很苦, 身体被支配, 感兴趣的事, 想做的事, 渐渐地麻木, 控制时间, 切莫被支配, 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 游戏

    当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人 吹着口哨 在第十七个响指里 自由自在行走在自然界时 日出的地方 一群凶猛的野兽 却仍在六十花甲的怪圈 追猎着...

  • 六至七级左右余震之大逃亡

    经历了毫无预兆的八级主震 又经历了几千次大大小小的余震 人们已从谈震色变的惊弓之鸟 渐渐变得处震不惊麻木不仁 而电视台滚动发布公告...

  • 一声游戏

    问你一声 可不可以把我相聚 在时光中 不小心的时候 突然勾起来 当你回忆 我如何的决定 拥有幸福的滋味 期盼起岁月里 处处留情着美...

  • 吟游戏视

    我不能够将你忘记 在某一天也许 使这摆脱不了之间 向你回忆 为什么故事的细节 总是让我怀疑 把你在青春的时代里 继续承担起 那场压...

  • 小孩都知道怎么玩的游戏(外一首)

    小孩都知道怎么玩的游戏 山再高,也低着头,走在蓝天下 天再大,也没走出,人的心眼 老虎;杠子;虫子 小孩都知道怎么玩的游戏 万物之上的人呵,还是心存感恩与敬畏吧 你再高大上,也会被生老病死跟踪逮捕 电视塔(外一首) 针管 专注 兴奋剂 成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