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日记提供各种伤感的日记在线阅读欣赏,有qq空间日记、非主流日记等。

伤感日记

  • 患得患失

    我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充实,能学会调整自己的生命点,该得的,不要错过;该失的,洒脱地放弃;痛苦后便能自我重建。 你应该是后悔的,选择了我作为爱情路上的一段经历,邂逅时的美丽,约会时的浪漫,拥抱时的甜密是我的孤独感受。这种孤独甜蜜的生活

  • 心种在爱的田里

    你曾承诺,会画满那块空白天空的色彩。我也承诺,在我的心里,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更是最后一个。秒秒思思念念全是你,日日夜夜都在守护你,今生没有期限,就算伤痕累累也不会变。 假如有来生,还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不离不弃一辈子。每一

  • 梦一:守灵夜

    秋风萧瑟,这个季节总是会发生那么几件让人压抑的事儿。 2015年的初秋,家族里最后一位老人奶奶,最终也难逃死神的魔掌,与肺癌抗衡了大半年之后,撒手人寰。所幸,这离去的天气还算凉爽,给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减轻了不少麻烦。从2007年至2015年,家族的四位老

  • 五月和六月

    五月和六月。在一年之中普通的月份,但在我看来。它是恶魔月。从我身边夺去了三个亲人。从来没想过,一直生活在自己身边的人,和自己一起呼吸的人,就在那个日子的前一天,我们还在谈笑的人,就在那一个月间,不见了三个。 5月22日,住在我家的的外公,离开

  • 致外婆,愿您一路走好

    今天,本是蓝天、白云,鸟鸣绕耳,但是我却失去往日欣赏的心情,因为我的外婆去世了。 她经历过战乱,经历过艰苦年代辛酸,见证了新中国的崛起。她小时忙碌在田间,为一家人的生活劳动着;青年时,她忙碌在工作岗位上,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着;中年时,忙碌在家

  • 求学(三)

    技校毕业后,当了一名普通的水电工人。工作一年后,有机会报考电大,听说这次电大是带工资脱产学习,是专科三年制,带工资脱产三年,很诱人,我就报考了。名是报了,接下来是怎么复习的问题,先是要解决资料问题,技校读过的书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基本是中级

  • 遇见

    世间一切都是遇见,就像冷遇见暖,就有了雨;春遇见冬,有了岁月;天遇见地,有了永恒;人遇见人,有了生命;我遇见了她,便产生了伤感。 那日上午从盛德美超市出来 开车过斑马线时,偶尔看见一骑电动车的妇人,那一瞬间心头猛然一颤,倒不是那妇人有多美丽,而

  • 小义和大黄

    跪在土包前痛哭的男孩叫小义,今年十三岁,三个小时前,爸爸刚刚从派出所把他领了回来。为啥痛哭,还得从头说。 小义出生不几天,爸爸从别人家要了一个狗崽儿,取名大黄,成天和小义在一起玩儿。 三、四岁的时候,大黄怡然成了一个成人。小义经常或趴、或骑

  • 人性·人生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当你得意时朋友认识了你,当你失意时,你认识了朋友,试问,有几人不现实?人性何尝不是如此。得意时,不骄不躁,不狂不傲;失意时,不弃不悲,不暴不怯。然而,又有几人能做到?人生何尝不是这样。

  • 我今生最爱的人走了但是我一辈子都会等她

    我是一个农村人,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是我有一个好老婆,她是徐州人,我是辽宁人,我们认识的时候就像很早就认识了,过了半年我们结婚了 ,她喜欢吃辣的东西,还有泡面,喝啤酒,有时候晚上经常吃泡面,有时候我也会带她去吃麻辣面,和她在一起我很快乐也很幸

  • 兔子小白

    邻家有一只雪白的小兔子,红红的小眼睛、长长的大耳朵,一身洁白的长毛甚是可爱。但是主人家还有一只可爱的泰迪犬,每每总是清晨时呼唤着泰迪遛弯去,时不时提一些狗粮回来。拉长了声音叫一声:儿子,看,爸爸给你带了什么回来?狗儿撒着欢地迎了上去,一边旺

  • 午夜

    夜,静静地,静的仿佛挂在墙上的一幅画。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一阵阵剧烈的干咳后,伴随咽喉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心早已被堵的满满的。我努力用回忆去剥开一条缝隙,可回忆中那一丝亮光却像一根针,最后留下的只是一滴血。 咳的无法安宁,心也无法安宁,

  • 记下得话都丢了

    刚到饭店上班那会儿,一个人认识的都没有,是一个姓孔的阿姨她照顾了我。 孔姨人特别的好,从来就没有见她生过气,即使我做错了什么,从来也是在老板娘面前护着我使我感到温暖。 孔姨有一个女儿,每天都饭店等她妈妈下班。时间久了。知道了孔姨的女儿名字叫

  • 借酒慷慨激昂

    一个人越爱他的妻子,妻子越发年轻漂亮,他看到的不仅是妻子的漂亮,而是纯朴和善良;而醉酒萌生的人,醉后慷慨激昂,反而背道而驰,他不知不觉远离了纯朴和善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妻子,在他的眼里变成了一个歹毒的妇人。

  • 孤单的蜡烛

    天很蓝,风很清,有些事情我喜欢随遇而安,但并不喜欢乱来,到处都是难度系数大的事情,不是那么的简单明了! 一定程度不一样的东西,价格与质量肯定是不一样的,万物有灵的世界所有生物都是美好的! 每个人身份地位有高低之分,人格尊严却没有贵贱之别!每个人

  • 花好月圆夜

    这天气总是反复无常,白天的太阳火辣辣,傍晚的时候便是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夜幕下的圆月难免不让人想起曹先生的诗句:天上一轮才捧出,千家万户仰头看。 在这样的夜晚,我若是古代的文人墨客定会别有一番风味吧!月下独酌,兴起时便举杯邀明月,歌舞凌乱,何

  • 南方的雨

    南方的春天总是下雨。 淅沥的雨声一周都充斥在耳边。早晨总是细雨,而人们在这细雨中更加沉默了,不愿打搅这个凄凄的世界,不愿破坏这份安静。只有雨水轻轻敲在叶子上,伞上,地上,享受着属于它们的清欢。 南方的雨季特别是天气不热的时候,空气都是湿冷的

  • 忐忑

    发现今天的自己又浪费的一天,给自己找的借口竟让是感冒。 早上起来,发现外面一片的白色,三月的哈尔滨,却是飘起了雪花。一夜大地白了头,同样的时间,不同的景色。 记得以前的早春是个什么样子?春意盎然?树枝抽芽?似乎已经太过久远,久远到完全不记得了。

  • 遇见,却是生离死别

    脑海里,总在重复着第一次相遇时的画面,你望着我的眼神,是我见过最温柔,最深情的,那一刻,我好幸福,好感动,就在那一刻,我深深地爱上了你,也因为我对你甜美地一笑,你也爱上了我,这一切,也许就是最美好的一见钟情。 忘不了我们一起在雨中漫步的浪漫

  • 加油

    我们再也感受不到对方的在意了。我们就这样干脆结束吧,我真的努力过了,可我没有勇气面对你。我不想留下这些记忆,因为它让我太累,所以我会很冷漠地忘记这一切。告别总是在否认中收场,我就再为你流一次眼泪吧,你会幸福的,加油!

  • 爱她,请离开!

    总感觉我的童年,是这辈子最美好的时光,因为有小洋,小洋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三天,我匆匆忙忙的也赶来了,在她家旁边落户,于是开始了电影里,常看见的青梅竹马的相伴相随,直到那一年的那个国庆节。 那一个国庆节的早上,我特早的起床,早约好了,要和小洋去

  • 失恋观月

    肝肠俱断泪谁流,那位伊人在心头。举首望月几多愁,牛郎织女再度重。往事如烟莫回首,神惶骨寒清风过。入户倚墙泣心寒,恍然入睡泪两行。

  • 你可曾想过回来看我

    当你选择离我而去,你可曾想过回过头来看看你身后的我? 你的背影,正在渐渐离我远去。你可知,我愿花任何代价去与死神做一场交易?哪怕用我仅存不多的时间去换取你留在我身边,哪怕是换来你的一眸一笑我都心甘情愿。 你调皮捣蛋的模样,你拉着我四处奔跑的模

  • 我就个做梦的人

    其实这个世界的确很公平,对大多数人而言。残忍的公平,无情的公平,残酷的公平,冷漠的公平。有些话不过是说给人听个乐呵,当是个希望。说的人知道怎么回事,听的人也知道,但是要装作不知道。 一旦说破了就太残忍了,总要留个希望,所谓的心灵鸡汤嘛。 世

  • 卖风车的手艺人

    小的时候,我总喜欢跟着一大帮小伙伴去找老钱玩。提到老钱,他是一位卖风车的手艺人。他不但卖风车,还会自己做风车,而且对我们很和善,总有说不完的新鲜事,所以我们都喜欢找他玩。后来不知怎的,他进了局子,从那以后,我们就没再见过他。 我还记得当时他

  • 春野清明

    清明,白樱花阖上疲惫的眼睑,绿叶的生长抖落了泛黄陈旧的委顿白花瓣。在从山巅上滚落的雷鸣降落之后,几片云闭上眼睛,要以粉身碎骨接近死亡的热情拥抱土地,好像这样才显得真诚,好像血肉都碎成涓滴被植物渴饮、被山涧吞噬、被路人的伞花挡成水幕流下,只

  • 思复

    念存雪眸,参泪痕;重三生,执己,绝尘霜枝芒蕊,羽白;画眉黛彩,姿仙;风绣裙边,悲喜舞影依梦澜;痴见,血染,桑田;花颜,空巷,漫舞声声,触心否?慕否? 我诺晨朝日暮,我笔尖入古只瘦;美倾城终海尽头,画生墨祭,琴乐叹息,此后独柯? 竹宇书策歌赋,步月沓廖

  • 记忆深处的九月

    昨夜又梦见了短发女孩,梦里十多个人,男男女女的睡在一张大通床上?她刚好睡在我旁边!我就将多年前没来得及向她解释的那件事向她说清楚,可谁知还没有来得及说完我就被惊醒了,(凌晨5点过几分)当时好想迅速回到梦里继续和她解释,但怎么也睡不着! 突然头皮感

  • 遇见

    2006年,从乡下转入县城读书,那时还是一个稚嫩的小男孩。从一个上学要走三个小时才能到学校的小山村,到一个繁华小都市,心里特别慌,新的环境很难适应,每次去到学校会哭,从此我遇见了她, 时隔六年我,我们分开了,没在一个学校了。后来一次偶遇让我把压

  • 路过的风景,别样的爱……

    又是一年愚人节,让我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又是一个孤独寂寞的夜晚,我在加班,你呢? 一直以来,谈不上是多难过,可我就是不快乐!我也没有生你的气,但我就是不想理你! 有时候,山不是水的故事,云不是风的故事,情不是爱的故事,而我也不是你的故事,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