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散文摘抄,优美文章,优美散文摘抄,优美小散文,精美散文摘抄,优美的散文诗,优秀散文摘抄,优美的文章

优美散文

  • 你的内心像一片海

    鲜花落成一个春,绿叶在空中划出一道唯美的弧线,好似每个季节的凋零都是如此自然。春花秋月、夏蝉冬雪,季节生出了一双晶莹的翅膀,你从那里经过,留下诉不尽的忧伤。 你的内心像一片海,礁石与海浪相互拍打,时而波涛汹涌,时而狂风暴雨,海风卷起浩瀚的碧

  • 春暖花开想起你

    瞳瞳日起落,转瞬知又年,春光晃动着魔镜,又改变了眼前。 忽而想起你,分别时各自年少,不知今夕你我容颜,又有了哪些改变。或许增添了一丝皱纹,或许多了几根白发,或许惆怅的瞳眸,开始显现不曾有过的沧桑。漫长的经历,有人拿出来诉说,有人选择了沉默,

  • 朝霞

    朝霞是希望,是黎明的象征: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毛泽东 朝霞是缘分,是朝阳与云朵的相逢: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

  • 最美丽的邂逅

    一支旧篱,撑尽十里月色。潺潺流水,飘零了多少往事,化作一盏盏灯火, 在漫漫长夜里,娓娓道说。 悦耳的笛声,透过屋瓦,滑过深秋的肩头,怎知岸上,又响起了悠悠的老歌,缅怀着岁月曾辜负过的一桩情愫。 孤独的石桥,挑起行人三两,在山水的怀抱中,点落几

  • 潋滟烟雨,念想桃园……

    含香花瓣,开在心上。 绵柔、温顺、斑斓,撒落一页页梦呓,回眸一媚媚笑意。白云下,你依偎枫林,红尘作伴;花溪旁,你飘逸长发,戏耍锦鲤;弯月里,你披帘银装,点缀月光;露珠中,你韵味素颜,静谧野花。 你修长的倩影,飘然而去,纯白素韵。留下了山脚下的一

  • 听,落叶……

    秋,悄悄走开,带走了一片片落叶。 红枫,绿柳,浅杨,黄槐。斑驳的灰墙,沉寂的院落,枯萎的爬山虎。疏存的微香里,细雨摇曳着寒凉,拖长了幽深灰暗的小巷。阴雨路滴答着朦胧,淋湿了油纸伞下的青花袍。 孤独落霞,几丝残云,几缕昏暗,几片碎花,沉淀着浓

  • 一杯敬往事,尘埃落定

    寻觅的青灯,勾起一弯月色,舒盈了一山,入夜的清幽。 细柳抚风,叙一段过往,跌撞了一波江南的烟雨,泛起一韵绵绵的情意,在潺潺的江水里滑过。 昏黄的旧屋下,一曲离殇,催得几滴心酸洒落,轻轻掠过,飘香的酒巷,沉醉了多少光阴里的故事,扯落一地,残留

  • 樱花

    清明刚过,我们一行到旅游胜地客店镇去踏青。游玩了马湾村和南庄村,只看到春的绿意,没有看到春的花意,大家感觉总象缺点什么。 快到中午时,我们从南庄村向旗鼓台村进发,坐在车上,大家几乎都了睡意。走到葛滕谷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花!大家睁眼一看,

  • 摆渡西下,夕阳红……

    一帘幕色,西秋夕阳。 卷起落日的余晖,瑰丽着弹指刹那间的落叶,黑与白如就一纸相隔。落去的花末,绽放的花蕾,窗棂上烙印了风雨薄凉。封存了旧尘的一段往事,掩埋了岁月的一帘痕迹。摆渡西下,日月深处夕阳红。 采撷一秀情缘,种一片桃花源。织一个故事,

  • 游月夜

    深蓝的天空中垂挂几颗明亮的星星,在那一弯圆月的清泉旁,一株鲜红的玫瑰开成了诗,在风中轻轻摇曳。周围是清一色的翠竹,脚下的泥土平滑整洁,大约这里还未有人踏足。 我寻思着要不要过去,总怕惊扰这里的一草一木,思前想后,觉着这里的风水极好,若是贸然

  • 往后余生,把酒东篱

    清风抚叶,淡抹一缕芬芳,翠绿了一锦山河。 漫天的云雾,飘渺了竹篱,青瓦。几朵流云,怀抱着峰峦,渐渐托起,一轮娇羞的暖阳。 几声脆鸣,哗然一片村落。路上行人,三两成说,唤起阵阵欢声。 远处的田园,闪烁着农耕的身影,反反复复。一桩院落,响起一风古

  • 染墨芳香,写在四月

    轻轻地从河岸细柳旁路过,那茂盛的柳枝细长柔软,伸入清凉的河水,漾起一圈圈涟漪,温柔的好似能把阳光融化。 拈一指细碎的阳光,天气渐渐转暖,莺燕齐飞,灵动悦耳。四月悄悄带走三月的璀璨,那些三月间芬芳的旖旎尽数零落。走在林荫小道,目光所及皆是四月

  • 屋檐下那缕炊烟……

    拾一双小鸟的翅膀,停在草垛上,等西去的夕阳一片火烧云。 一缕淡淡的炊烟,从屋檐下飘出。腊肉的浓香飞进了那扇门里,游走着夜空眨眼的念想。 陈旧的门、斑驳的环,锈迹的锁,关住了一颗惶恐不安的心,在模糊的田埂上深深浅浅的一路坑洼,栽满了里里外外的

  • 梨花开,幸福来

    一块平地,孕育了无数勤劳善良的土家儿女;千顷良田,造就了水一样纯朴、山一样憨厚的劳动人民的幸福;一垄山,蕴藏了绵延不绝的滚滚财源;水沙坪,一个富庶的地方,一个稻米飘香的地方,一个梨花飞舞的地方,一个远古文明与现代繁华几经交错的地方! 万亩梨园,

  • 因为有你们,此生才不寂寞

    有时我们一起走过一些路,然后就拥有了彼此相同却不同感受的回忆,当某一天我们相遇,就会说出相同的地点却不同的思念。 不得不说每分每秒我们都在老去,就如儿时曾经看见的遇见的那些人,或老去或消失,记得小时候回到老家总有亲切的呼唤,村头巷尾,房前屋

  • 俯一案幽静……

    寻一落桃花源,置一竹案临境。栽几片兰草,悠然南山的清香。细阅元明的烽火、踏青云峰的时光。荏苒亭阁、楼檐黄壁、风铃轻缀岁月丝音,沿着斑驳的城墙盈绕着古城流水。 清冷山寺,时而幽风静吹,百鸟无音;时而小径飘雨,淋湿石板;时而唱经诵佛,闭目思过;时

  • 这山,真美

    莽山素来有天南第一峰之称。山内林海莽莽,蟒蛇出没,故称此山为莽山。 这山,真险。坐在旅游巴士上,初行,只觉车行走得很是迅猛,窗外,密林重布,山路崎岖。稍过些时候,便觉车身摇晃不止,头晕目眩。每一个急转弯,都让人惊心动魄。车子似乎直线上升,窗

  • 听雨,看茶,赏花

    雨,在淅淅沥沥地下着,他轻轻摇晃着杯中的茶,茶水在杯中旋转却不曾有一滴越过茶杯。他身旁的小猫依偎着他的脚踝,幽幽的双眼盯着远处那朵盛开的花。 听雨 窗外的雨像上了发条的玩具,拼命叮叮咚咚地响着,一刻不停地下着,远处的城市,烟雨蒙蒙,那由钢筋

  • 恋春

    春携着她的新绿,带着她的细流,婉转而来,染遍了整个大地;春捧着她的和煦,牵着她的柔江,绵延而来,洒满了整个人间。 万物是那般地钟情于她,蛰伏了一个漫长的冬季就是为了向春展露胸怀。 迎春花是爱春的,在别的花儿还懵懵懂懂时,它就用相互簇拥着的小黄

  • 做一株自己所喜爱的花木,自由生长,荣枯随缘

    在老旧的庭院里,生长着许多不知名的花草树木,它们恣意生长,无论雨露阳光、亦或是霜雪烈日,都坦然地接受,没有半分的怨悔。在四季的轮回更替里,它们在该开放的季节里选择开放,在凋零的季节里选择从容离世。无论这世间的每一株花木居于何处,处于何地,

  • 惟世之繁华如故,斟酌岁月如初

    少年有他的沧海,有他的重重山影,有他的万里波涛。他还要路过四月的桃林,一顾人间惊鸿;他还要路过十二月的小巷,领略四季变幻。他时常仰望触不可及的星空,做一场穿越时空的梦,回首人间烟火,祝这个世界越来越热闹,祝我仍然是我。 《世说新语》里面有一

  • 四季的雨

    我喜欢四季的雨,因为它诉说着四季的轮回与变化。 春雨就像一位多情的少女。她美丽,羞涩,安静。她悄悄地向我们走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她轻轻地唤醒沉睡的大地,洒下温柔细密的雨丝,滋润着树梢上的嫩芽,呵护着欲要绽放的蓓蕾;杏花朵朵竞相开放,

  • 远方的白桦

    夏天有着怎样的颜色呢? 一望无际的草原的绿,郁郁葱葱的森林的绿,静止湖面的浮萍的绿;初夏的翠绿,盛夏的葱绿,夏末的浓绿,每一天的绿都不同,哪怕只是光谱上细微的差别。 我曾经行走在中俄边境线上,在一个夏日的午后,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路边的树林

  • 墨韵春色

    踏步青苔,撑一把油纸伞,迎细雨绵绵,方觉春近冬疏。 每到三月春初,总有丝丝细雨,如同天女散花般洒落于这方天地,留下一片微湿。 我站在雨中,抬头仰望灰茫的天空,任凭细雨吻上脸庞不知怎的,这干净纯粹的尤物,竟使我思绪豁然,抑不住那愉悦的漫游之感

  • 生活多有无趣

    天气忽冷忽热,衣衫加减无常,生活无恙,忙碌依旧,日日如此,年年如此,无欢无喜。夜幕来人入屋内,黎明来人出房门,偶尔的欢闹,也顾不上体会,散席而去。回来后,心中空荡,念里无伤,想再续一杯白酒,也只能作罢于无趣,只得一杯清茶,醒着在深夜里莫名

  • 繁华里,我的故事只是路过

    看不清是岁月脸庞,估算不到是人生未来,虽然可以求佛许愿,三生长生天何处不是归岸,何处不是菩提落叶,纵观繁华落尽不过草木枯荣,行走人世来去间只道各自晚安。 霓虹闪烁像是诉说盛世繁华,无边的世界却也说不清谁事谁浮夸,江水涛涛拍岸粼粼五彩,是黑夜

  • 过客

    晨起的风,吹落月色,摇曳的旧枝,恭迎着一抹红晕,绽满丘壑。 携一壶竹林深处的雨露,细细烹煮,等芬芳掠过江河,褪却一山寒瘦。 翠青的四月,在时光深处,轻挥衣袖,曼妙了两岸的垂柳。几度春雨,唤起了木棉初开的情窦,挽落一缕清香,渐入心头。 一条旧巷

  • 洞见

    丝雨绵绵,雾霭重重,屋里屋外都是湿湿的。广东的三、四月份,总有一段日子被阴雨笼罩。短则一周,长则十天半月,当地人叫回南天。 因为多日不见阳光,那些潜伏在阴暗之地的霉菌开始发芽滋长,孕育着一场阴谋,袭击人的嗅觉、抑制人的心情,在悄然无息中,空

  • 生命是朵花

    繁华与喧嚣弥漫着每一个角落,刻录着深深浅浅的痕迹。许是惊天动地,许是怪诞无比,许是虚妄荒谬,更多的是平平淡淡的微风吹拂,没有一丝云彩的华丽。 都想留住昨天的风花,沉缅枕边的细语。都愿眷恋上季的雪月,拥抱醉意的唇红。也都知道寒风迟早会吹瘦季节

  • 琐碎随笔,关于我们那些寂寞

    若是同行,三万日夜不曾离弃,若是分开,转身即是陌路。 爱一个人无需任何理由,因为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随意一个回眸都是深爱。所谓爱情只是在一个对的时候遇到对的人,然后盲目的去做那些不管对还是错的事罢了。如若分开,总也不过就是倦对了彼此,对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