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最新最全的中国民间故事、最美民间故事、民间故事大全等。

民间故事

  • 一个小混混临死的独白

    没错,现在躺着血泊中,并且摔得头破血流,奄奄一息的男人就是我。一个从小不好好学习,长大之后学人家当古惑仔放高利贷,后来害得我女朋友险些堕胎,最后被黑社会追捕且不小心坠楼等死的可怜虫。 (一) 今天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我不知道会来得这么快,在这

  • 道貌岸然

    又是这样一个早晨,6点起来, 6点半出门去挤公交上班,赶上在18:49分出发的M193车,到达时下一层还能有一两个座位,也因而可以继续迷糊着找个位置坐下。 因为尚早,一路上上来的也几乎都是学生跟工人,而这些面孔也应是不变的,学生们一上来就会拉群结队的

  • 藏龙山的传说

    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要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说起。那个时候全国上下兴起了轰轰烈烈的的大炼钢运动,要炼钢就需要煤,煤供不应求山上的树木遭了恙,成片成片的山在那个年代变的光秃秃的。 那是一个夏天的黄昏,龟形凹大队在藏龙山砍了一片树木还没有运走,旺宝

  • 画中仙

    噫吁戏,蜀道难之难,难于上青天。 栈道损毁,山石滚落,长安来的书生一脸惨白还强自吟上一吟。携家带口的邑人都各自停下不肯再走了,书生一个人还兴冲冲地往前去,王大娘看不下去了,三步并作两步,拉住他就道:没媳妇儿的人就别瞎跑了,过来帮忙生火做饭。

  • 劝架

    我走出家门,穿过水井,往村里。突然,一对夫妻在其家门口的弄堂吵架。男的操着一根木棍,女的挥着扁担,各在进攻,又各在防卫。两只公鸡惊吓着飞过头顶。我走近一看,是隔壁的X先生与D女士在斗殴。 吵架斗殴这种街巷小事,我目睹过无数次,曾经分解过地痞帮

  • 牛郎织女故事新编

    牛郎望着一望无际的牛群,心里高兴。几千年的发展,才有现今的规模。但是,很快他又满脸愁云,望牛兴叹。如今天堂的地域有限,环境也不理想。严重阻碍扩大再生产。更恼人的是天堂牌牛肉和牛郎牌牛奶,已经供大于求,积存很多。牛郎沉思着,俯望家乡。思乡之

  • 察言观色

    一个生财之道对于贪财的小张来说是绝不会放弃的,所以这个生意小张很是珍惜,对于合作伙伴他行动多于言语 在一个咖啡厅,小张正想着他的生意,咖啡厅的平静似乎对小张起不到渲染的效果,小张这时无比激动手搭在腿上,脚破坏着优美的音律无规律地抖动着

  • 梁山伯祝英台

    据说,梁山伯与祝英台在一起念书的时候,祝英台的父母把祝英台打扮成了男孩子的模样。可是教书的先生和他的妻子生了歹心。 这一天,教书先生把一个绣花针故意丢在了院子里,当学上们在院子里休息玩闹时,在场的男孩子都不理会地上的绣花针。可是,当祝英台看

  • 小小说:诗词有毒

    李某,酷好诗词,李某酷好的诗词有个特点,不是别人写的诗词,而是自己写的诗词。提起自己写的诗词,如痴如醉,简直到了疯癫呆傻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不商不工不农,四十老几,飘单落零,还要父母侍候,什么都打不起精神,唯有自己写的诗词,念起来,就如同

  • 死而复生两奇闻

    1、放进棺材的人活了 解放前几年的一天,离我家七八里路的一座大院里的一位婶娘,不知得了什么急病,眨眼功夫死了。家人强忍悲痛,慌慌张张地料理后事。按丧礼程序首先抬尸入棺,接着道士们围着棺材敲锣打钹做道场,亲人们围着棺材哭得死去活来。 过了一些时

  • 军民情

    这是发生在抗日时期真实的故事。 我所在的小镇在日本侵略中国时期也没有躲避了日军的铁蹄。 当时日军就驻扎在山上。有一次日军的汽车(样式与解放初期一汽解放差不多)被陷在稀泥里。无论日军是多大劲踩油门都无用,汽车还是在稀泥里一动不动。于是日军就喊了

  • 地主的故事

    这是一个故事,是解放前的事。 话说有一家小自耕农,他们的日子非常的紧张,可也不能勉强过得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家被他附近的地主给盯上了。于是地主就经常的找这家的户主让其把地卖给他。 这家人知道地主没安好心,每次都拒绝了地主。 可

  • 一斤油

    这也是发生在解放前的一个故事。 话说有一个少年,他是个穷人,一无所有,只有自己一个人。无奈他就整天的靠给人家干活来维持生活。一天有一个地主对他说,跟我干吧,在我家扛活。一年给一头牛。这个地主说的很坦诚,于是这个少年答应了。 这个少年在地主家

  • 欺软怕硬

    故事发生在民国三十时期的上海。 大上海就是大都市,每一天都是人山人海,这火车站里一个候车室里,一名年轻的警官坐在候车室里,从他的警服上来看,他是在是警察总局当警官。他也在等火车。 这时有一个穿马褂的男子正向人群里挤上去。他和别人不一样眼睛不

  • 郑人坑

    老家小地名箩卜滩有个郑人坑,这里的郑字不是指姓,而是一个让人毛骨然的故事。 从表面看,这里呈漏斗状,周边是从上往下倾斜的庄稼地,最底下的则是那个坑。往下看去,它不过是一条狭长的、弧形的沟,很短,横径很小,两旁长满低矮的杂草、小树,根本看不清

  • 唇齿留香之方达明

    1 蚝仔煎 我生的不是时候,上世纪六十年代,一生下来就充分体会到饥饿的滋味当时全国的墙壁颜色皆鲜艳,红彤彤的,但那些标语只能提神,不能抵饿。 看着孩子们的脸色不如大白菜,爸爸妈妈当然着急,可着急有什么用,除了个别领导的家,哪里还找得到有油的锅

  • 八旗子弟的没落

    清朝到了慈禧太后的时候已经是二百多年的朝廷了。这二百年来足以养成了真正会讲究的封建贵族了,他们身么都讲究,究出身,如果你不讲究他们就会组成沉默的串通联手把你干掉。有这么一个故事: 师傅:你又打架了? 徒弟: 师傅:你脸上的血渍,就已经是打架了

  • 玉皇大帝

    大家都知道玉皇大帝,他也叫老天爷爷。可是有谁知道他姓什么吗?我告诉大家,老天爷爷姓张。可是四大姓之首哦!

  • 表弟苦难的故事

    亲爱的梅里斯: 作为一个适合这个季节的话题,我想告诉你我小时候吃的新年早餐。你觉得是什么?一片干面包和一个苹果。事情是这样发生的,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那天早晨,当我们下楼吃早饭时,只见父亲一个人在餐厅里,脸上光彩照人,身上系着干净的围裙。

  • 一个小时的故事

    她知道马拉德太太患有心脏病,便小心翼翼地尽可能委婉地告诉她丈夫去世的消息。 是她妹妹约瑟芬用断断续续的句子告诉她的;隐晦的暗示,在半隐晦中显露出来。她丈夫的朋友理查兹也在那里,离她很近。当铁路灾难的消息传来时,正是他在报社,布兰特利马拉德的

  • 骆驼是怎么驼峰的

    这是一个故事,它讲述了骆驼是如何得到他的大驼峰的。 在最初的几年里,当世界是如此的新,所有的动物才刚刚开始为人类工作的时候,有一只骆驼,他生活在一个嚎叫的沙漠中,因为他不想工作;而且,他自己也是个咆哮者。于是,他吃了棍子、荆棘、罗望子、麦草

  • 仙人掌

    关于时间,最值得注意的是它是如此纯粹的相对。大家一致认为,溺水的人有大量的回忆;而且,人们可以一边脱下手套,一边回顾整个求爱过程,这种想法并不是过去才有的。 仙人掌爱好者卡尔斯皮兹威格(1850年)特里斯代尔就是这么做的,站在他单身公寓的一张桌子

  • 后悔

    玛泽尔奥莉身材魁梧,两颊红润,头发从棕色变成灰色,目光坚定。她在农场里戴着一顶男式帽子,天冷的时候穿一件旧的蓝色军大衣,有时还穿一双长筒靴。 玛泽尔奥莉从来没有想过要结婚。她从来没有恋爱过。在她二十岁的时候,有人向她求婚,她立刻拒绝了,五十

  • 闹鬼的头脑

    在午夜睡梦开始后,你几乎还没有开始回忆自己,这是多么奇特的第一个时刻!通过如此突然地睁开眼睛,你似乎让你的梦中的人物们在你的床上全神贯注,在他们飞快地进入昏暗之前瞥了一眼。或者,用不同的比喻来说,你会发现自己在梦乡是通行证的幻境中,一下子就

  • 麦琪的礼物

    一元八角七分。这是所有。其中60美分是便士。他把杂货店老板、卖菜的人和卖肉的人推搡得面红耳赤,默默无言地认为这是一笔又一笔的小钱,这样一笔又一笔地省下来。德拉数了三遍。一元八角七分。第二天就是圣诞节了。 显然,除了扑倒在破旧的小沙发上嚎啕大哭

  • 拿破仑情史的婴儿

    那天天气很好,瓦尔蒙德太太开车到阿布里去看黛西蕾和孩子。一想到黛西蕾带着孩子,她就笑了。唉,好像就在昨天,德西蕾还不过是个婴儿;当先生骑马穿过瓦尔蒙德的大门时,发现她躺在那根大石柱的阴影里睡着了。小男孩在他的怀里醒来,开始哭着喊爸爸。这是她

  • 天窗的房间

    首先,帕克太太会给你开双人间。你不敢打断她对他们的优点和占有他们八年的那位先生的优点的描述。然后你就会结结巴巴地说出你既不是医生也不是牙医的供词。帕克太太接受录取的方式是这样的,你以后再也不能对你的父母抱有同样的感情了,他们忽视了在帕克太

  • 阿拉伯半岛

    北里士满街是条盲街,除了基督教兄弟学校释放孩子们的时候,街上一片寂静。一幢两层楼的无人居住的房子坐落在死胡同的尽头,与周围的邻居在一个广场上隔开。街上的其他房子都意识到里面住着体面的人,彼此凝视着,脸上都是褐色的沉着的表情。 我们从前的房客

  • 阿拉比

    北里士满街,由于失明,是一条安静的街道,除了基督教兄弟会学校释放男孩的时候。一座两层楼的无人居住的房子矗立在一片广场上,与它的邻居分开。街上的其他房子,意识到里面有体面的生活,用棕色的不动声色的脸互相凝视着。 我们房子的前房客是一位牧师,死

  • 深棕色的狗

    一个孩子站在街角 他靠在一个高高的木板栅栏上,靠在一个肩膀上,一边来回摇晃,一边漫不经心地踢着砾石。 阳光照在鹅卵石上,夏日的懒洋洋的风吹起了黄色的尘土,落在林荫道上的云彩中。嘎嘎作响的卡车不明显地穿过了它。那孩子站在那儿迷迷糊糊地凝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