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鬼故事大全

鬼故事

  • 西门之烧饼铺子

    17年八九月份我一直处于待业状态。大表姐走后,百无聊赖,在家没事就看《金星秀》,剃了光头,体重也是蹭蹭往上涨。 前女友结婚后加了两次我QQ,又把我删了,九月七号上午10:51,她又把我加了,此事暂且不表。 这段时间是我的空窗期,以前认识的一熟人来找

  • 西门之武斗

    忘了是哪一年,那时我还是孩子,住在黄土坑,一家叫精武旅社的楼上。旅社老板的爹老大年纪,而且只有一只手,每次我下楼,他都会招呼我。 有一次我下楼踢球,球滚到了楼下,大爷一只手接住了,我走上前,他递给我一根棒棒糖,我没接,他又给我一根冰棒,我只

  • 地狱厨房

    传说找到地狱厨房的入口,可以顺道参观地狱,但丁说,他去过,还写了一本书,叫《神曲》,有一回听老阎和撒旦打call,撒旦怒气冲天地指责老但泄漏天机,并禁止他的书出现在地狱。 它是在阳间的人进入地狱的一条捷径。国外和国内在建筑上有些不同,据我所知欧

  • 儿时印象中的鬼

    文化大革命初期,全国人民停业停课闹革命,我在家自由安排活动,好开心。今天去挖蚯蚓喂鸡,明天去爬树摘果,后天又去鱼塘游泳 有一天早上,我跟小伙伴到邻村爬树摘番石榴(南宁方言叫花稔)。摘着摘着,衣服口袋装满了,干脆脱外衣包。忽然,我发现自己的手臂

  • 千千

    两个曾经爱过,也分手过的,最后人鬼分离,相拥之后,也是分开的时候,阿里青郎终须要回家,而千千已经是一个漂泊的女鬼,肉身自己不知道在哪里?怎么和他回去,千千忍不住唏嘘哭泣。 青郎不忍,忙问缘故,千千哭着说:青郎,我是一个没有肉身的女鬼,而且肉

  • 恐怖面膜

    梅梅是个爱美的女人,她最喜欢敷面膜。 一天,梅梅去一家面膜公司去买面膜,她看见了一款面膜,很喜欢。老板说:嗯这款面膜的效果不错。 梅梅果断的买了两个,老板幽幽的说:记得一个月只能用一个哦 梅梅用了第一个,效果很不错。这时,她收到了一个邀请函,

  • 西门之马山宾馆

    写小法场时提到过,安庆最大的法场来自马山,清朝时,马山就是断头台,也有人说是监狱,总之,阴气很重。 马山宾馆在三零八边上,当初搞建设的时候,有不怕折本的房地产商在附近修起了居民楼,光建造的时候就有不少人接连出事,作了法事才安定下来。最后,房

  • 过阴人

    过阴是什么,住在农村的娃兴许不陌生,过阴就是让本来在阳间的人过到阴间,民俗叫法多有不同,下阴、下神、走了、摸吓、摸瞎、驱鬼、请神,即便是科学技术发达的现在,农村和城市,做这行的也不在少数,发大财的也不是没有。 在古代,对做这行的有许多叫法,

  • 天罚

    丁酉年五月十一,昼。艳阳高照,万里无云。党以民为天,勤于政。官民共家,创繁华盛世,所谓大同。 日中,忽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日逝,狼牙血月悬空。飞沙走石,山河破碎。博士曰:此乃不祥也! 山崩,泥石四溅。触此者,如火炮击之,躯体炸裂,五脏俱碎,血

  • 鬼火

    盛夏之夜,酷热难耐。站在我家背后的城墙上翘首西望,西南地战云家的老坟和西地张柱家的老坟里,还有丈八沟东的茅草地里,都在晃动着一团团泛着绿色的火焰。母亲说那是鬼火,又叫鬼灯笼,是给鬼魂照明的。白天阳气重,鬼魂是不敢出来的,只有到了晚上,才从

  • 治魂

    大家应该都听过掉魂,那么掉魂是怎么回事呢,人受了惊吓后,会出现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做什么也没精神,吃什么也没味道,嗯,跟失恋和犯精神病的状态有些像。 有掉魂就有找魂,找魂有许多种说法,叫魂、喊魂、治魂,而且有人说会掉魂的和生辰八字有关,命硬

  • 晚餐

    主人。老仆人佝偻着身子,蓬松的头上半掩着他的眼睛。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移动,冥冥之中有股力量把他囚禁在椅子上。 对不起,我尊敬的主人,家里已经没有食物了,今天只能进食您自己了。老仆人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他突然感受不到自己左手的

  • 曾经有一天晚上,张力从梦中惊醒,当他坐立起来时,忽然看到床头有一个白色虚影,这可吓坏了张力,他联盟蹬掉被子,跳下了闯,奔到门前,可就在这个时候,白色虚影忽然一闪,转入到了张力的体内。 原本惊慌的张力忽然安静了下来,恐慌的双眼变的很冷静,他打

  • 鬼故事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我回到了家,我看到了爸爸在哭,我就问爸爸你怎么了,爸爸说孩子,你妈妈出轨了,我和你妈妈吵了起来,我失手妈妈杀了。过了一会我回到了卧室。 我看到了撕碎的纸条,我把纸条拼起来,上面是妈妈写的,妈妈写到:快点跑,你爸爸疯了,

  • 似是故人来

    今天发生了两件意想不到的事。第一件是某人的到来。先生跟我说过会有这么个人来。这人是自己驾着马车来的,他整个人体型消瘦,面部棱角分明。他的眼神让我内心忐忑,但我并未失了分寸,表面上我依旧镇定自若。在橡木厅里,他花了三个小时仔细盘问我,事后又

  • 儿已残序

    虽然成人,且了然了存在的第一性,但儿时听闻的聊斋志异,却久久的扎根在了心里。现在想来,仍不免心有余悸。 儿时所获悉的鬼怪惊奇,多半是从大人或者老人口里流出的。至于他们是从何而知的,那自然有更年长的人。许多故事,口口相传,经久不衰,很是有生命

  • 儿已残序一 养母

    某天支地干,某城某地,业已年近。锣鼓喧天,户户张灯结彩。过节气氛,好不热闹。 欢声笑语中,一老妪蹒跚跑来,越过田垄,爬过山丘。而紧随其后的,则是其家人。 旁人莫不称道:老妪身肥而精神抖擞!悉以羡慕。 其子请求旁人,与之围追老母,使其还家。邻人

  • 儿已残序二 赶尸

    立国之前,经年战乱。湘西之地,巫术甚行;巫术之源,苗人始者。赶尸之人,唤为匠者。 生之不易,死之匆然:客死之士,沙场之殇。诚入土为安。然时事多舛,交通闭塞,遗体归途,极为艰难。逝者亡灵,魂归故里;身处异地。在世之人,委实难安;不訾重金,雇能使

  • 儿已残序三 阴眼

    (一) 村有阴眼者,人妇,常见阴人。阴人者,鬼魂也。 村人抱恙,先生(法师)招魂。其间,妇人大惊,谓其窥有阴人,各一男女,前来抢钱(冥币)。先生了然,称其确有本领。 不久,村有二人,各一男女,暴毙。 (二) 村有阴眼者,狗也,常见阴人。夜深人静,众狗俱

  • 儿已残序四 灵坟

    (一) 某村有坟,有求必应也。 子孙诚蒙先祖余荫,仅靠为祖坟收取门票与顺费,日子也算红火。 有无妻之独者,人才中厚,小康之家,无奈人缘不顺,年近四十,徒然无果。听闻灵坟,遂置办祭礼,携家人,趋赴之,交费,表诚,祈愿,祭拜。子孙卜卦,卦顺,即先祖

  • 儿已残序五 回避

    广袤国土,民俗迥异 。而关于死的礼节,更是不尽相同的。对于死的重视,比之于生,有过之而无不及。 黔西某城某地,对于逝者的礼节,又有其独特之处。 对于逝者,将断气时,将纸币成卷,塞入其口。此所谓含口钱,是为走阴打通关系之用。及其断气,赶紧将屋顶

  • 儿已残序六 水饭

    孩童时代,感冒发烧,多有病患。然而那应对的法宝,多半不过一碗水饭。水饭者,饿鬼之食也。 这种诡异,我是亲历过的。年幼之时,四五岁的样子,倒是不惧牛鬼蛇神的。一群伙伴,游戏于坟前墓后,你追我赶,乐此不疲;毫无畏惧,大盖坟里躺着的,都是本村的先

  • 儿已残序七 易马

    某某年前,某村有年长者,人善。 某日,别村人驮马路过。赶马人恰逢有事,遂将马匹缚于树上,而该树则植于高坎。 长者规以宰猪作食,篝火,煮汤(热水),磨刀霍霍。须臾,长者闻马嘶;赶往查看,马匹正缚于绳上,悬于高坎之腰。长者心怀恻隐,遂将缰绳割断,马

  • 儿已残序八 辫婆

    在儿时的恐怖分子排行榜里,老辫婆算是Top1了。因为只要你一出家门,她随时有可能出现,并且将你掳走。那被掳走的悲剧,自然是将你整个吃掉。 老辫婆的称谓,本是方言,是如同阿Q一般的,谐音罢了,我也是不知其真名的。我称之为老辫婆,是因为在我的儿时的

  • 亦真亦幻

    我遭到了鬼的劫持。他把我带到了地下18层。他说他们的名字是人类取的。从此他们就有了鬼这个名字。 那天晚上,我从朋友家玩回时,已是深夜,走到家门口,正准备开房门。突然感到一阵眩晕,门没开,我就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时,眼前正是金碧辉煌,黄光夺目

  • 阴糖葫芦

    天越来越冷了,扛着一树冰糖葫芦的人也开始在人群穿梭了。 娜娜很喜欢吃冰糖葫芦,却只能看看。她住在城中心,每天一个小时的车程到城郊区上班,晚上一般都是八九点才能回城,冬季的夜晚冷了,人也不多了,已经没得卖。 她好想吃上一串那红彤彤的,亮晶晶的

  • 噩梦是你的谎言

    匆匆的行人,匆匆的车辆,这个城市在快节奏的生活中渐渐没了生机。 我只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在这个城市里属于很平凡的角色。 黑夜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意味着休息,但对于我来说却是工作才刚刚开始。 我惧怕黑夜,不是因为害怕所谓的孤单,而是恐惧三年前的那次经

  • 一鬼一妓

    我在那棵乌鸦筑巢的白杨树下徘徊了两个甲子,不知与多少青年男子欢好,再食其骨血。我本不愿如此,虽舍不得不知多少世的福德才修来的世所罕见的美貌,但毕竟性命没了,重赴轮回才是一个鬼魂的正道。 只是当年兰若寺香火鼎盛,父母可怜我花未盛开便夭折,多捐

  • 洗衣服

    从前有一个男的杀了一个女的,女的死后,血溅到了男的衣服上男的想毁灭证据,随后开始洗衣服,血液一直洗不掉。 突然,女的怨灵飘来了,说:你知道为什么洗不掉吗?男的问为什么?女的说:因为你没有用汰渍洗衣液呀。

  • 我的生日

    十三岁那年,父母因车祸去世,留下了一套房,我独自生活了七年。 又是相同的夜晚。砰!砰!砰!砰门外传来一阵阵敲门声。 这已经是七月的第五次了,每晚都吵得人睡不着觉,可是开门又不见人影。 今晚,实在太困了,我烦躁的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头,根本不想管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