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小树林猥亵殴打独行女被擒 自称仇视女性

时间:2016-11-26 13:58:22 伤感文章

近日在朝阳区望京地铁站附近,多名独行女子称,在途经地铁站附近小树林时被一名陌生男子猥亵并殴打。其中一名受害者王女士称,她在健身后被一名男子猥亵并殴打头部,她大声呼救才吓走男子。事后她立即报警求助。昨天,北京晨报记者从朝阳警方了解到,目前该男子被朝阳警方依法拘留。

事发:健身回家 遭猥亵殴打

昨天,王女士头上的伤仍未痊愈。说起上周被猥亵的事情,她仍心有余悸。“当天晚上9点多钟,我从附近的一个健身房上完健美课出来,独自一人往望京地铁站走去。这段路没有什么路灯,还要穿过一片小树林。”她说,因为经常走这条路,她并没有觉得害怕,还一边听着歌一边发微信。

“突然,有一个男的从身后抱住我。”王女士说,起初她没以为是坏人。“当天晚上我在健身房遇到我三个男同事。我离开的时候,他们也正好要走,所以我以为是同事。可是这个男的开始摸我的胸,我才觉得不对劲儿。”王女士称,自己刚刚回头,就被身后的男子重击头部。“我当时就眼冒金星,一边挣扎一边央求男子不要打我,但他一句话不说,一直打我。”王女士说,看到她开始呼救,这名男子把她按在地上,用一个金属物体击打她的脑袋。“我感觉自己流血了,头上很疼,只能使劲儿大声呼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名男子可能是害怕了,就把我扔在那里跑了。我只看到他体型微胖,戴着一个帽子。”

王女士说,自己挣扎着坐起来,拿出手机报警。“那男的没有抢我的东西,而且一直在掐我打我。我感觉他应该是个变态。”

抓捕:男子独自徘徊 盘问露马脚

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近期在望京地铁站附近被猥亵的女性并非王女士一人。这些受害者都是独行女性,被猥亵的同时遭到男子的殴打。

据了解,在王女士报警后,警方立即部署在附近巡逻的民警到现场进行勘查。在周围走访中,一名可疑男子引起了民警的注意。男子独自一人在小树林里徘徊,民警盘问他的时候,男子明显心虚。记者从监控录像上看到,男子大概三四十岁,身材微胖,戴着一副眼镜,头上戴着一顶帽子。

在民警的盘问下,男子承认猥亵并殴打王女士的事实。他交代,他居住在花家地,已经连续几日在小树林附近寻找独行女子进行骚扰。因为听到女子呼救觉得很烦,便对她们进行殴打。此外,男子还交代,他小时候因为母亲出轨导致家庭破裂,此后就开始仇视女性。

目前,该男子因为威胁妇女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北京晨报现场新闻

记者 张静雅 线索:吴女士

本文地址: https://www.d5t.cn/article/2377140.shtml

上一篇:男子刷“豆”赚800万被控诈骗 每天狂刷5000单

下一篇:犯罪团伙跨国拐卖妇女:订单式拐卖 最小仅14岁

“男子小树林猥亵殴打独行女被擒 自称仇视女性”相关热门
  • 你的身边还有谁

    你的身边还有谁

    接到电话,我潸然泪下,但是我只是个外人而已,那么慈祥的老人,我还依稀记得她颤颤巍巍给我拿苹果的样子,和我聊家长里短,天堂没有痛苦,没有疾病,晚辈希望您一路走好。 小洋是我从小的玩伴,她说本不想给我报这噩耗,我梗咽了,小洋抽泣着说:我爸从国外

  • 有些青春的细节总是难忘

    有些青春的细节总是难忘

    当岁月把往事风干,当青春渐去渐远,回头而望时,曾经的青涩都成了风景,有些青春的细节竟是那样难忘。 几场春雨,催开了后山的野花,也滋养了一群少男少女心中朦胧而又懵懂的情愫。操场里,食堂边,阶梯上,还有那条长长的绿荫道,因那低头娇羞的一眸,那目

  • 吾为蝴蝶,谁可沧海

    吾为蝴蝶,谁可沧海

    对于一切有翅膀的生命体而言,沧海给他们的感觉总是爱恨交加飞与不飞是一回事,飞过和飞不过是另外一回事。但,梦与影真的可以重叠吗?可能与不确定绝对是一种蛊惑。那么,去吧!否则,将永世不得安宁!蝴蝶如是说。 沧海的身份总是暧昧,名字里似乎就有所流

  • 雨,一直在下……

    雨,一直在下……

    雨,一直在下,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这样的天气,去哪里都没兴趣,这样的雨天,最适合在家看书、码字、拉琴、听雨。 已经是第四天了,天,漏了似的。雨幕密密麻麻,纤纤细细,织网编帘,雨点在低洼处溅起一朵朵小浪花。雨水洗过的世界无比的干净、肃穆。高楼

  • 我是一个独立体

    我是一个独立体

    我是这世界上独立的存在。我会因为一些事情去试着改变自己,但那只是偶尔,很偶尔。 我爱一个人的时间是10个月。就像孕育新的生命一样,10月一满,结果心里就明了了。我明白爱需要包容,需要理解,需要承受。安静下来的我,都能努力地靠这些品质保护好自己的

  • 原来幸福那么遥不可及

    原来幸福那么遥不可及

    你以为我说的幸福是什么, 我从来不认为没有经济基础的那叫什么爱情。 每个女孩的心中都有一个童话的梦想。我一个人走在学校和北洋园的那条街上。没想到那么冷的天气,现在的我和第一次来到这个学校的我,没有任何区别。一贯的相信爱情可以在任何两个人之间

  • <放弃>不是简单的两个字

    <放弃>不是简单的两个字

    有一种爱,挂着泪珠,但很凄美,它叫做放弃! 放弃真的是另一种爱?放弃真的是另一种幸福?确切的说,放弃是另一种方式的拥有!自己狼狈地退出,这不是伟大,而是因为在放与不放之间我明白了,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也勉强不来,就算我死死地抓住,抓住的是什么

  • 一行清泪梦中流

    一行清泪梦中流

    假如生活没有了依靠目标的信念,生活便会失去了一切快乐的色彩,直至被一层灰色弥漫,终日被抑郁所困顿,一时想不开便会走向绝路,走向对于他来说的天堂,我们活着的人都会躲避死亡这一具体的客观概念,然而当我们真的遇到对于自己来说非常大的痛苦也会奋不

  • 我生命中的过客

    我生命中的过客

    永远到底有多远?在时光变换的斑驳中,谁还会记得当初的诺言?那只不过是一个最幼稚的承诺,有谁还会去相信呢?我生命里那些过客啊~~ 在我走出校园,怀揣着象牙塔里美丽的梦想时,有人却轻易将它击碎了,他说,我们分开,或者是对彼此都好的选择,我们能过的

  • 遗弃在棉花糖后的爱

    遗弃在棉花糖后的爱

    又一次见到黎海是今年那个夏天的午后,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他站在路旁的梧桐下,干净的白色T恤那样的耀眼。阳光狠狠地砸在他那细碎的发端上,空气中流动着某种柔和的因子。他仰着头看着从树缝间挤出来的点点斑驳,那张脸还是那样的清爽,那样的棱角分明。

  • 某一天,你的记忆中没有了我

    某一天,你的记忆中没有了我

    某一天,你拨我的电话号码,语音告诉你我已经停机,或者是空号,你会难过吗?某一天,你的手机不再响起,你会找我吗 某一天,你的耳边不再有人烦你了,不再有人固执,不再对你发脾气,不再有人和你讨价还价的想多讲几分钟电话,不再有人在挂电话之前吵着要你

  • 有一种爱叫心死

    有一种爱叫心死

    年少时不知爱是何物,但为了那朦胧的东西强说愁。看花谢花落,等到成年时有心好好去爱一个人时,又忽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悉心关怀你的父母还有谁有值得你牵挂!岁月匆匆归去,然而不归的是期盼已久的心。没有谁懂得内心深处的语言,只有欲哭无泪的眼神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