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预防暴力拆迁何时入法治正轨

时间:2016-11-26 13:57:44 伤感文章

议论风生

矛盾的演绎就好比雪球,越是放纵,就越滚越大。当小矛盾、小打小闹被忽视,被人为地放纵偏离了法治的轨道,势必为大矛盾的爆发埋下隐患。

今年年初,河北永清县北曹家务村,发生一起命案。开发商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刘二旦和他的帮手张伟、李春江,在砸了村民金福祥家玻璃后,又来到付奎生家砸玻璃,付奎生发现后与刘二旦发生打斗。其间,付金波闻讯赶来,父子二人持自制类似扎枪类锐器将刘二旦扎伤,刘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11月18日上午,78岁的付奎生和他的次子付金波在永清县法院受审,被控故意伤害罪。而此前一天,张伟、李春江因此事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公诉。至此,这涉事五人的结果:一人死亡,两人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公诉,两人被控故意伤害罪。

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多输的结局。而原本,这只是一个拆迁协议的问题,能够用钱、用谈判来解决的事情,为什么非要搞到用人命来消停的地步?媒体报道称,这场始料未及的命案为村里换来“难得”的平静。“半夜砸门窗玻璃,用斧子砍大门,朝门上泼粪……这些事再也没发生过。”是的,很多事情,一旦出了人命,就会被摁下暂停键,但无奈的是,矛盾依然在,而且在命案发生后,只会更深。

如果在恶意放蛇、泼粪这些事情发生时,当地有关部门就采取措施制止、防止,对拆迁方、开发商依法追究骚扰、破坏民宅,威胁他人生命安全等责任,还会有后来的砸玻璃导致的死亡事件吗?

矛盾的演绎就好比雪球,越是放纵,就越滚越大。事实上,当第一起暴力骚扰事件发生时,当地有关部门及拆迁涉事方,就应该认识到矛盾已经产生,但这样的恶意骚扰或者暴力骚扰,却从未停止过,直到发生死亡事件。

在《我不是潘金莲》中,基层工作人员向上级领导汇报李雪莲上访一事时抱怨道:“如果要是杀人了、放火了,这事儿倒好办了,问题是这就是一个离婚的事情。”可就是这样一个离婚的问题,最后闹到“市长”、“县长”、“法院院长”等一系列官员被撤职。小不“决”则乱大谋。

而从宏观的角度说,拆迁问题暴露了那么多年,各种矛盾、各式各样的恶性结果轮番上演,有关部门显然并没有吸取多少教训。今年五月份,河南郑州,惠济区老鸦陈街道薛岗村的村民范华培,因为对正在进行的拆迁积怨已久,持刀扎死3人、扎伤一人,被警方当场击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矛盾的积累过程中,有太多的疏忽和责任需要厘清。

而能够杜绝这一系列矛盾升级衍化的,是且只能是法治。当小矛盾、小打小闹被忽视,被人为地放纵偏离了法治的轨道,势必为大矛盾的爆发埋下隐患。这个“小”和“大”的问题,在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中,被“马市长”深刻地剖析和总结了,而在现实中,我们的很多执法人员、为政官员,还并没有悟到。

与归(媒体人)

本文地址: https://www.d5t.cn/article/2377130.shtml

上一篇:北京连锁超市八成门店恢复活鱼供应

下一篇:共享单车遭遇城管执法 四川城管收走百余辆单车

“媒体:预防暴力拆迁何时入法治正轨”相关热门
  • 你的身边还有谁

    你的身边还有谁

    接到电话,我潸然泪下,但是我只是个外人而已,那么慈祥的老人,我还依稀记得她颤颤巍巍给我拿苹果的样子,和我聊家长里短,天堂没有痛苦,没有疾病,晚辈希望您一路走好。 小洋是我从小的玩伴,她说本不想给我报这噩耗,我梗咽了,小洋抽泣着说:我爸从国外

  • 有些青春的细节总是难忘

    有些青春的细节总是难忘

    当岁月把往事风干,当青春渐去渐远,回头而望时,曾经的青涩都成了风景,有些青春的细节竟是那样难忘。 几场春雨,催开了后山的野花,也滋养了一群少男少女心中朦胧而又懵懂的情愫。操场里,食堂边,阶梯上,还有那条长长的绿荫道,因那低头娇羞的一眸,那目

  • 吾为蝴蝶,谁可沧海

    吾为蝴蝶,谁可沧海

    对于一切有翅膀的生命体而言,沧海给他们的感觉总是爱恨交加飞与不飞是一回事,飞过和飞不过是另外一回事。但,梦与影真的可以重叠吗?可能与不确定绝对是一种蛊惑。那么,去吧!否则,将永世不得安宁!蝴蝶如是说。 沧海的身份总是暧昧,名字里似乎就有所流

  • 雨,一直在下……

    雨,一直在下……

    雨,一直在下,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这样的天气,去哪里都没兴趣,这样的雨天,最适合在家看书、码字、拉琴、听雨。 已经是第四天了,天,漏了似的。雨幕密密麻麻,纤纤细细,织网编帘,雨点在低洼处溅起一朵朵小浪花。雨水洗过的世界无比的干净、肃穆。高楼

  • 我是一个独立体

    我是一个独立体

    我是这世界上独立的存在。我会因为一些事情去试着改变自己,但那只是偶尔,很偶尔。 我爱一个人的时间是10个月。就像孕育新的生命一样,10月一满,结果心里就明了了。我明白爱需要包容,需要理解,需要承受。安静下来的我,都能努力地靠这些品质保护好自己的

  • 原来幸福那么遥不可及

    原来幸福那么遥不可及

    你以为我说的幸福是什么, 我从来不认为没有经济基础的那叫什么爱情。 每个女孩的心中都有一个童话的梦想。我一个人走在学校和北洋园的那条街上。没想到那么冷的天气,现在的我和第一次来到这个学校的我,没有任何区别。一贯的相信爱情可以在任何两个人之间

  • <放弃>不是简单的两个字

    <放弃>不是简单的两个字

    有一种爱,挂着泪珠,但很凄美,它叫做放弃! 放弃真的是另一种爱?放弃真的是另一种幸福?确切的说,放弃是另一种方式的拥有!自己狼狈地退出,这不是伟大,而是因为在放与不放之间我明白了,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也勉强不来,就算我死死地抓住,抓住的是什么

  • 一行清泪梦中流

    一行清泪梦中流

    假如生活没有了依靠目标的信念,生活便会失去了一切快乐的色彩,直至被一层灰色弥漫,终日被抑郁所困顿,一时想不开便会走向绝路,走向对于他来说的天堂,我们活着的人都会躲避死亡这一具体的客观概念,然而当我们真的遇到对于自己来说非常大的痛苦也会奋不

  • 我生命中的过客

    我生命中的过客

    永远到底有多远?在时光变换的斑驳中,谁还会记得当初的诺言?那只不过是一个最幼稚的承诺,有谁还会去相信呢?我生命里那些过客啊~~ 在我走出校园,怀揣着象牙塔里美丽的梦想时,有人却轻易将它击碎了,他说,我们分开,或者是对彼此都好的选择,我们能过的

  • 遗弃在棉花糖后的爱

    遗弃在棉花糖后的爱

    又一次见到黎海是今年那个夏天的午后,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他站在路旁的梧桐下,干净的白色T恤那样的耀眼。阳光狠狠地砸在他那细碎的发端上,空气中流动着某种柔和的因子。他仰着头看着从树缝间挤出来的点点斑驳,那张脸还是那样的清爽,那样的棱角分明。

  • 某一天,你的记忆中没有了我

    某一天,你的记忆中没有了我

    某一天,你拨我的电话号码,语音告诉你我已经停机,或者是空号,你会难过吗?某一天,你的手机不再响起,你会找我吗 某一天,你的耳边不再有人烦你了,不再有人固执,不再对你发脾气,不再有人和你讨价还价的想多讲几分钟电话,不再有人在挂电话之前吵着要你

  • 有一种爱叫心死

    有一种爱叫心死

    年少时不知爱是何物,但为了那朦胧的东西强说愁。看花谢花落,等到成年时有心好好去爱一个人时,又忽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悉心关怀你的父母还有谁有值得你牵挂!岁月匆匆归去,然而不归的是期盼已久的心。没有谁懂得内心深处的语言,只有欲哭无泪的眼神懂